疾山

文野/凹凸/d5


Love me,love my dog.

(雷帕)吻

如果说雷狮自由得像风,那帕洛斯就是苇草。有些技巧性的东西在他黯淡年光中沉淀,最后化为一只灵巧的银鱼,熟稔到不须费什么力气。就是这种极佳的韧性,生生不息地滋养着他心脏里的那个吞噬万物的黑洞。

雷狮看不惯他那副嘴脸,盼着能像抓起个玻璃杯狠狠抛下那般将它砸碎。不过有时看着那家伙欺软怕硬,在小角色面前又是撩拨又是恐吓,回了自己身边儿还是好声好气的商量,就有种漫漶不清的快感。他有的时候也喜欢逗逗帕洛斯,后者明眸微眯着望着他,说不上是不甘还是同样起了兴致。帕洛斯这般恶趣味的人,说话总是含沙射影,雷狮往往会以同样的把戏怼回去,不过这种甄嬛传式的磨磨唧唧久了肯定累的呀。
雷狮不喜欢,索性就挑逗着问他:“混蛋,你爱不爱我呀?”

那天值炎夏,团里几个坐在被空调吹得生冷的酒吧里喝冷饮,帕洛斯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恶作剧给恶心得够呛。平时的时候,雷狮问他什么他都对答如流,反正不管真相如何,只管往对自己有利的方面说就对了,有几次被雷狮抱怨巧舌如簧,也都一笑了之。
可雷狮问他爱不爱。
他那双金箔似的眼睛庄重地对着自家老大因为几杯冰啤酒而微微泛红的酡颜,这个人的酒量他心里有数,又何尝不知道对方现在灵醒的很呢。一想到这他就觉得酸涩,好像自己刚刚喝的不是可乐而是浓缩的柠檬汁。

有什么办法,这两个人就是偏爱较劲。

大部分时候帕洛斯还是肯服软的,毕竟地位和实力明晃晃摆在那谁也不敢往枪口上撞。但今天就是雷狮自己找不痛快了。
雷狮一直记得那次帕洛斯先是擎着吸管的指尖微微一颤,只思忖了几秒钟就倾身在他嘴角掠过一个欲无还有的吻,可乐的余味在他嘴边黏黏糊糊地缠绕。雷狮霎时间就起了捶爆他脑袋的念想。
帕洛斯笑得一脸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说到:“雷狮老大,现在我已经吻过你了,爱还是不爱靠自己的感觉猜猜看如何?”

佩利在一旁“吨吨吨”地灌着冰水,好像没看到这两个人。卡米尔十分担忧地凝望了一会儿就用手压低了帽檐偏过头去嘬奶茶了。
蓄意挑逗反被占便宜的雷狮心里想着,帕洛斯你他妈就是个傻逼。


评论(16)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