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山

文野/凹凸/d5


Love me,love my dog.

(帕佩)热爱禁止

*帕单箭头佩的小甜饼。
*是高中生。
——————————————


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执着于想养一只猫。有一天,母亲告诉我有一家人正准备卖掉自己家的猫,要带着我去看。我当时欢天喜地,脑子里琢磨的全是猫崽子柔软的四肢和亮晶晶的眼睛。正要出门的时候,母亲突然严肃地和我说:“到时候见了猫,绝对不可以表现出喜欢它的样子,明白吗?”我问为什么啊,母亲就骂我笨,说道:“你一表现出喜欢的样子,猫主人肯定要往死里要价啊,这点技巧都不懂以后上了社会怎么生存!”
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如果表现出热爱就会被人牵着走,爱便是弱点。所以绝对不要表现出爱。在很多年里,我都虔诚地奉行着“热爱禁止”的原则,对待所有人都是不冷不热的笑脸,不为爱赴汤蹈火,不为爱跌堕失色。

故事的最后我见到了那只猫,只记得它掉毛掉得厉害,所以母亲并没有买下它。当时我还因为错过了养猫的机会而惋惜了好久,但是如今我已经毫不在意那只灰锵锵的小猫了,因为现在的我已经不喜欢猫啦。
我喜欢上了一只狗。

那是怎样的一只狗呢。
“蠢狗。”“叫谁蠢狗呢,帕洛斯你想死了是不是?”就是这样一个有暴力倾向的蠢狗,名字叫佩利。我们中午的时候托人跟宿管扯个谎就跑出去一块儿下馆子了,确切地说是四个人,天天厮混在一起那种。而在这窗明几净的西餐厅里,我看见佩利正用手抓着牛排像低等动物那样撕咬。活像一只饿坏了的金毛犬。锋利的牙齿粗暴地切割鲜嫩的牛肉,汁水落荒而逃似的地溢出,发出清脆的水声。
这让我不禁思忖起和他接吻时尖牙划过舌头的感觉。当然只是幻想,因为我从未吻过他,反正很痛的吧,蠢狗大概不懂如何亲吻。也不懂什么是爱。

我就这么看着他大快朵颐,直到午餐结束也没有告诉他牛排是要用刀叉吃的。这不过是陈词滥调的无用功罢了,我本来打算告诉他,可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些垃圾话。当天晚上我躺在宿舍床上,居然认真地思考起“吃牛排为什么要用刀叉”这个问题。我想,母亲告诉我不要表达热爱,我就从不去表达热爱,她也告诉我吃牛排要用刀叉,我也这么做了。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儿想到佩利尖锐的牙齿,想到接吻的疼痛感,我用左侧的虎牙咬自己的舌尖以体会那种感觉,一会儿又想到:佩利真是既傻又可爱。

夏天很热,夏天的晚上也很热,由此得出的结论是夏天是逃晚自习的好季节。我们四个人也算是翘晚课去网吧的惯犯了。那天晚上不凉快啊,风早早地就睡了,加上暮色四合,让人觉得置身于闷炉里,而且炉盖马上就要盖上了。雷狮老大叫我和佩利去买冰淇凌,佩利他是个傻子,居然问为什么要两个人去。我就告诉他,一个人只有两个手,没法拿四个甜筒。

佩利怕热,就出了学校就把校服短袖给脱了。其实他没遮没掩的上体看多了也没什么好看的,即便第一眼看见的人都大感惊艳。像这种身材就应该在他腹肌上涂抹牛奶和蜂蜜,再一点点吃干抹净。他走在我前面,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端详他曲度精美的斜方肌,以及天生适合打架的手臂。我打算去触摸他,仅仅是情人之间的爱抚那般,当时我的大脑就是这么发出的指令,可喜的是,我确实是抬起手了,公路上是极其喧嚣的,让人始终摸不透到底为什么会是喧嚣的,也许那是汽车的引擎和排气管和鸣而奏响的盛大曲目。
后来我没有碰到他就把手放下了,因为我想起了某条禁令。绝对不要表现爱。马路对面的人行灯绿了,我们就过了公路。

卖冷饮的地方并不远,过了公路就能看见。夜幕渐深,好像有人在眼前织了一张不透光的网。四个甜筒冰淇淋一共二十块钱,佩利从兜里掏出一把乱糟糟的纸币数了又数,发现一共只带了十五块。他突然转过头问我:“帕洛斯,你还有钱吗?”我心想,这家伙不会是傻到家了吧,就摇摇头十分干脆地说:“没有。”
他似乎愣了两秒,好像在回忆着什么,随后又说:“不对吧,我记得你带钱了来着呀!”
……这家伙是真的傻到家了。
我坚定不移地说没带钱,钱包落在班级里了,卖冷饮的阿姨才开口说十五块卖你们算啦,看你们都是学生。

夏天的夜晚也很热,佩利一边走就一边开始大口大口地吃冰淇凌,活像一只饿坏了的金毛犬。我偷偷看着他的样子,突然觉得心里某个角落释然了,像是有把锈迹斑斑的铁锁咔嚓一下开了。如果表现出你的爱,对方就会抓住这一弱点将价格抬高。不要表达爱。这句话再一次在脑海里回响起来,如海潮似涛声,不死不休。但是我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因为,像佩利这样的蠢狗压根就完全不懂得讨价还价啊。
所以就算热爱也无所谓吧。
他吃着吃着突然停下来,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我,目光滚烫。我被他看得云里雾里,他也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突然说道:“帕洛斯,你明明就带钱了吧,刚刚为什么要说自己没带啊?”

蠢狗。我故意神秘兮兮地笑着,对他说:“你凑过来,我偷偷告诉你为什么好不好呀?”他向我靠近的时候路边的路灯突然亮了起来,一连串的灯沿着路一直亮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说,再过来一点,他就微微弯下腰把头凑过来。
我可以发誓,自己当时是真的想和他说些什么,但是现实是我亲吻了他。我也可以发誓,自己当时只打算亲吻他的脸颊,但是现实是我亲吻了他的嘴唇。嗯,是甜的。




-end-

评论(28)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