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山

文野/凹凸/d5


Love me,love my dog.

末日情书

很仓促的意识流,这一秒先爱你到这里了,下一秒再爱下一秒的吧@希尔斯顿 


希尔。恋人。希尔。恋人。爱。

从这个角度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对面的楼。很奇怪,夜色是紫红的颜色,很奇怪,我凌晨两点突然爬起来带上耳机,只是想和你念叨这些毫无意义的琐事。这太奇怪了,但我还是想向你诉说,你听我讲:就在我刚刚写下这句话的时候一只蚊子飞到屏幕前偷看我写给你的情书,我就啪的一下把它拍死了。这是我在这个无眠之夜里杀死的第二个生命,现在他们两个可以在天堂里作伴了。

对了,楼房和夜色。夜色浅得不像是夜,楼房通身泛着紫红,就像末日。影片和书本上说末日到来之际天空的颜色会和往常大相径庭,我们就暂且这么认为吧,虽然说不定末日真的到来的时候,山川湖海日月星辰都是最平常的样子,然后世界眨了一下眼睛,一切就都消失了。但我说它像末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没剩两天就要开学了,我不敢入睡,恨不得把一秒分成两秒,两秒分成四秒,让地轴旋转到自己能置身极夜,这样我就有更多时间去严肃庄重地清点自己对你的热爱了。

你来的时候,山谷亲吻了白云,湖底的虾子呜哩哇啦蹦到沸腾的锅里。你煮汤递我,我血管里的液体就被换成了胶水,一圈圈勒紧了骨骼,动弹不得。我恬不知耻地要你喂时,胶水又从我昨天撕破的嘴皮上涌出,你一笑,我就失了声。

到了现在我不得不惭愧地承认,我失策了,我真不该在深夜给你写情书,希望你可以宽恕——你一定会宽恕,因为希尔你太他妈的善良了。嗨,别急着否认,你确实是这样,我只会毁灭生命,就像刚刚拍死偷窥的蚊子那样,但是你,你呀,你拯救了我。

这里是祖国的东北方,别说火山,这儿最大的山就是冬天人们把雪堆砌出的鼓包了。前几天的流星雨也和这片土地无缘,它们划破长空熊熊燃烧的时候我还在空间转锦鲤。也没有过地震,我所感受过最剧烈的震动就是你向我招手时候自己胸膛里炙热的轰鸣了。所以照理说,是不会发生什么自然灾害的,现在天空已经见了蓝,过不了多久太阳还会照常升起,母亲马上就要醒来,我又害怕了,害怕说不尽对你全部的喜欢,不,或许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子曰,三思而后行,但我偏不听他的,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要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希尔,我的恋人。我用手指一遍遍在床单上描出这些个词眼:希尔。恋人。希尔。恋人。爱。一直到大脑对这些字麻木,生疏,而你的形象便愈发清晰起来,你的音容笑貌,八面玲珑,谈吐间习惯性的手势。我不能用浮夸的词汇赞颂你,也不能谈论山盟海誓,因为我的信誉早已像古屋的墙皮斑驳,所以我吻你,你自己感受吧,可千万别不信我啊。

我真不该在深夜给你写情书,太仓促又危险,还捣入了好几团矫情的梦呓,你会宽恕这些的对吧?现在是早上四点,刚刚我的父母醒来发现了我与你偷情的事情,只好借口说刚醒,好在他们发现不了我刚才用手写在床单上的文字。现在的天是蓝的,没有任何异样,和从前数万年来的蓝天都相差无几。但即便如此,我依旧坚信着末日很快就会到来,不远了,也许下一秒世界就要眨眼,所以我焦急地说我爱你,然后亲吻你,一直重复,可千万别不信我啊。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