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山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雷帕)凉

*玻璃渣写多了写点无脑甜。bgm是Six Feet Under,虽然不会有人去听。
*黄段子有,行文很迷。
————————————


他第一次觉得帕洛斯像鬼魂的时候,是一个下雨的夜晚。雷狮在被雨水洗濯得苦寒的马路上开车,路灯和道上的车灯被水滴啪嗒啪嗒地撕扯成红红橙橙的火舌,却像坏掉了的打火机,怎么也点不着料峭的夜。
帕洛斯坐在副驾驶上,车外比车内冷,玻璃上黏了层灰白的哈气。雷狮蓦地发现这哈气只有自己正对着的一半玻璃上结满了,帕洛斯那边的玻璃还看得清外边车来车往。外面气温低,正常人呼吸打在车窗上就会结雾。雷狮趁着等红灯瞄了一眼副驾上阖着眼帘不知睡没睡的人,就想,帕洛斯可能呼吸都是凉的,就像外面的雨一样。再或者,这个人根本没有呼吸,是一具尸体。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尸体是不会说花言巧语的,只有活着的感情才到处是对抗与虎视眈眈,只是帕洛斯体质偏寒,好像有一颗插满冰碴儿的心脏。有的时候雷狮会觉得,他笑得那么轻快,像个十指从不沾染爱河水的泥塑。雷狮把车停在楼底下,把手机扔到帕洛斯身上硬是把人给砸醒了,等不及对方抱怨就开口说道:“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帕洛斯揉揉眼睛看着格外明晃的屏幕,看到自己春光旖旎的微妙画面反应了两秒蓦地回想起什么,却没流露出讶异或恼怒,只是嗤笑说:“原来你这么恶趣味的吗,喜欢看这种东西我做给你看就是了,在我房间里安监控多浪费钱啊。”

雷狮看他超然物外的做作就觉得恶心。发现了房间里的摄像头就在监控底下一边zìwèi一边念叨着“雷狮老大”这种无底线的挑衅行为,普天之下除了帕洛斯没有第二个人做得出来。他岂止做得出,他还笑得出呢。雷狮凑过去捏着他的脸把视线掰过来,佯装凶神恶煞地讲:“别装了帕洛斯,你就是故意的。”末了还补一句,“你要是真那么饥渴我可以现在就办了你。”

细密的雨滴子一点点嵌到玻璃上,像是整个车在砂糖里滚了一遭。雷狮捏着帕洛斯的脸时心想,这个人脸皮是极厚的,他是恶人,背负了千千万万的骂名,早就久病成医百炼成钢,不懂得羞赧为何物了。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拒绝了雷狮的盛情邀请。他是这么说的:“别了吧,别在这儿,车里太冷了,雷狮老大,咱们回去再办吧。”

他不乐意和什么人亲近,这无所谓,反正他很强大嘛。不过他和帕洛斯之间偶尔挑起些无伤大雅的游戏,只能算是亲热而非亲近,又或许连“热”字也沾不上边儿。帕洛斯是凉的。他是确实是活人,却让人联想到墓园。银白的发丝是一场新雪,覆没冻结了土地里蟋蟀虫蚁的心脏。

很少有人知道帕洛斯的痒痒肉长在腿上,或许有些人不小心知道了之后尸骨早冻透了。虽然这么说听起来有些恐怖,不过也有例外,比如雷狮曾经和他zuòài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弱点把人祸害得死去活来哀告宾服。不过他们不经常做这种事情,雷狮有的时候开玩笑似的对他动手动脚,说白了就是耍流氓,或者是对流氓耍流氓,总之帕洛斯只会轻浮地问他:雷狮老大,想做吗?雷狮就心不在焉地摇头回答不啊,不想。海盗团也是隶属于庞大杀手组织的一个分部,卡米尔被调遣到国外临行前对雷狮千叮咛万嘱咐,力能胜贫,谨能胜祸,尤其对帕洛斯这个人啊,千万得慎重。

虽说在某些方面雷狮还是认可他的,但换个角度说吧,又对他瞧不上眼,这也合情理,雷狮还能瞧得上谁呀。况且帕洛斯其人,“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十个字没几个着边的,“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倒是贯彻落实得紧。

古代人大多在秋季执行死刑,秋天意味着死亡,盛世衰褪。没人知道帕洛斯是不是想要杀掉雷狮,但他喜欢在秋天的凌晨鬼鬼祟祟地溜进雷狮的房间。那个时候雷狮还没醒,天空刚刚从紫过渡到蓝,还要再过一两个小时才听得到湿漉漉的鸟叫声。他像小偷,却不偷财也不偷心,只钻到人被子里偷暖。只是这番折腾再怎么花遮柳掩也得把睡梦中的人给搅合醒了。这时候的雷狮总能忍耐住起床气和想把帕洛斯扔出窗外的冲动,以空前的温柔与心如止水气定神闲的态度淡淡吐出三个字:赶紧滚。

啊,我实在是太冷了,雷狮老大,秋天好像来了。
什么……谁来了?
秋天,秋天来了啊。

雷狮的手指触到他的胸膛的瞬间他就像某种敏感的动物眯起眼睛盯过去,但雷狮好像丝毫不受到影响,指尖隔着布料游走巡逻,当然,这种表面像是占人便宜的摩挲,实质则是虚张声势的搜身。他们一向如此,瓷器一般烫透了便生极凉,从火焰里结出冰原来。没有武器,但这并不意味着眼前人是良善的。帕洛斯身子凉得像刚从坟里给刨出来的,冷气下坠融进床单再慢慢向雷狮皮肉骨骼蔓延。

雷狮不再睡去,索性把手粘在帕洛斯身上不放,笑着说:“以后少吃点吧,你看你,锁骨都快没了。”
对方听了反笑:“哇,难不成雷狮老大还有虐待手下的癖好?”

如果说卡米尔是雷狮坚强的后盾,佩利是长矛,那么帕洛斯才是真正和他狼狈为奸的野心家,当然,野心家都不值得信任,也都寂寞,所以在秋天降临之际丢盔弃甲以索取短暂的温热。四下无人,可他们说话悄然得连只麻雀都惊不动,岑寂的气泡一旦破灭,黎明即起。


-end-

评论(12)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