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山

文野/凹凸/d5


Love me,love my dog.

(帕艾)这孩子或许能用来煲汤

帕艾,小片段,避雷。






他趁着人们兵荒马乱的功夫掳跑了那个粉色头发的姑娘,把那副比他还要小一圈的骨架往水泥地上一掷,踩着她的肚子就要杀人。那姑娘的头发绞成一团怒焰,瞎几把挣扎的少女的肢体和沸腾的嘶叫,宣告着她这一秒还是个活物。帕洛斯想,快点结束这些破逼事儿吧,杀了她之后去找点喝的,不然渴死了。他正要动手,姑娘突然说话了:你个混蛋。帕洛斯停下动作,姑娘却哭了,边哭边喊:王八蛋!不要脸的东西!快放开我!
她不会是个傻子吧,哪有求饶的时候还骂人的?帕洛斯觉得她太奇怪了,就笑嘻嘻地说:行吧,你接着骂,我不着急,最好把你能想到的都喊出来,等你什么时候没词儿了我再杀你,如果你能骂到有人来救你不是更棒棒了吗。
话音一落她就扯嗓子吼了句你这个没人性的魔鬼,突然哭得更凶了,眼睛肿得像小柿子,整张脸湿答答的,连串的泪珠和头发丝缠成了死结,脆弱易碎的喉咙里卡碟似的扽出几个词来,帕洛斯有一半都没听明白。她比他想象中更早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支吾好一会儿,却只是哭声。得了,杀了吧。帕洛斯有些扫兴地俯下身子准备杀生,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庞杂的心理障碍。姑娘哑成刺槐的嗓子又挤出一个“你”字。帕洛斯面无表情地问她还有什么遗言。她说:你这个不懂爱的怪物。
帕洛斯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她还在骂他,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姑娘已经死了,血溅了他一身。



-end-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