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山

文野/凹凸/d5


Love me,love my dog.

(雷帕)雷狮测谎仪

*给我双儿生贺@Attractive 
挺短的,刀里有糖(?
————————————



帕洛斯的世界是黑白颠倒的。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他眼睛的配色是黑白颠倒的,事实上他的颠倒为他带来了许多益处,但自从遇见雷狮之后这种颠倒就彻底变成了一种混乱。

雷狮是个洞察力很强的人,识破谎言对他来说就像背乘法口诀一样容易,一个眨眼或是细微的肢体语言在他的注视下都无处遁逃。其实识破谎言的方法也很简单,比如人在紧张的时候眨眼的频率变高,说话有迟疑等。

他第一次遇见帕洛斯的时候对方的模样并不光鲜,像被狗撵的鸭子似的到处乱窜。而雷狮正是去找那帮警察的麻烦,差点把人家给团灭。末了,之前一直躲在雷狮后头帕洛斯掸掸身上的灰便落落大方地道了谢,还来了段妙趣横生的自我介绍,好像方才四面楚歌的另有其人一样。雷狮觉得有趣就留了他,即便他那时明白帕洛斯绝非善类,逮到机会保不齐就要跑。于是他便故意恶趣味地问道:“帕洛斯,你以后不会离开海盗团吧?”

“肯定不会啊。”

话音落定,雷狮依旧死死地盯着他瞧,眉毛拧得越来越紧。帕洛斯被盯得浑身冷森森的,到底也没想明白自己说错了哪儿,审慎地问:“怎么了吗……老大?”雷狮听罢不再死盯着他,冷笑着说:“没怎么,我们走吧。”

这回轮到雷狮想不明白了:为什么帕洛斯回答的时候丝毫没有说谎的迹象呢?

不过纳闷归纳闷,他也没想太多,也许是自己漏掉了什么细节吧。雷狮打小在皇宫里待着,自然深谙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使用武力便是统治者,其他人便是被统治者。他找到时机便有意无意之间地威胁帕洛斯,如果干出什么损害团里利益的事情就杀了他,事实上他也的确会这么做,尤其是对帕洛斯。帕洛斯自然是贪生怕死的,只能信誓旦旦地承诺:“我当然是永远听您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焦糖色的眼睛里爬满了淡薄澄澈的光,那是只有信徒凝望上帝的时候才乍现的神采。

他没有说谎,不,他在说谎,雷狮想。雷狮第二次试图抓住帕洛斯那副微笑的破绽所在,却再一次扑了空,尽管这依旧算不上什么威胁,但他在夜里阖上眼睛时就能清晰地看到那笑容,那双眼如同黑夜中的太阳。

这真是奇怪的事情,不是吗?尽管帕洛斯演技高超,但凡人皆有露出破绽的时候,那时候雷狮便打定主意要一探究竟。慢慢地,他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帕洛斯可以天衣无缝地道出“全是佩利干的”或者“我刚才只是和卡米尔随便唠唠”一类的话,就像在说海里有很多水,人需要氧气才能活下去一样——包括他说“我很愿意和雷狮老大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都没有流露一丝的痛苦。

但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雷狮觉得有趣的事情你绝对猜不到。那是在一次,雷狮灵光一闪问帕洛斯:“我有个戒指找不到了,你看见在哪了吗?”而对方意料之中地答道:“没有啊,我没看见。”非正常范围内的停顿,比平常多出一次的眨眼,还特意重复了一遍。雷狮直接笑出了声:“你紧张什么,我又没怀疑你。”

而事实上,雷狮根本就没有什么戒指。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雷狮发现帕洛斯只有在说真话的时候才会紧张。

而这一切都得到了证实,包括帕洛斯曾经所承诺的一切,都在残酷的现实中灰飞烟灭,和他最开始所说的相悖,帕洛斯背叛了海盗团。雷狮抓住了他,就像之前所说的那般处决叛徒,他是真的会那样做,尤其是对帕洛斯。临近下手之时,雷狮看着帕洛斯的眼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帕洛斯,你喜欢我吗?”

帕洛斯迟疑了一会儿,眨眨眼睛苦笑着说:“喜欢啊,非常喜欢。”



-end-

评论(23)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