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山

文野/凹凸/d5


Love me,love my dog.

(中红)酒过三巡

•给我最好的山,爱你一万年@周氏万山制药业 
•本来不想发来着,红叶生日给了我勇气(?)虽然晚了一天。
•都散了吧,我写的东西无聊还伤眼睛,这会儿工夫不如去学学习。
————————————————







尾崎红叶这女人出落得一副好皮囊,尤其是年轻的时候,一对水眸顾盼生姿,婷婷袅袅不似这人间俗物。最可恨的是她那双素净的柔夷——即便那是沾满鲜血的杀手的手——若用它摘一枝花来,再怎么幽雅的花儿也要赧颜失色了。但她不摘花,右手的指间总夹着一只烟斗,午后乍暖的阳光斜斜掷洒在她瘦得有些骨感的手指上,雕花烟斗上,描摹出一幅明暗交错的画卷,从口中吐出的烟雾疾速溶进沙粒般的光里。

中原中也还是个小少年的时候常常安静地看她吸烟,那时的他还不明白那烟是如何吸进肺里又吐出来的,只是觉得真美,太美了。那时的他也不曾见识过外面的环肥燕瘦,便认为红叶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那日他忍不住抬头问道,她之所以能够吞云吐雾,是不是仙女下凡的缘故。她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她笑着说不是,她是凡人,是终有一天会老去的凡人,吸烟这种事情中也以后也会学会的。小中也有些失落,但与此同时,好奇的心思像一只海边的小船,悄悄扬起了一片白帆。

红叶的桌角有个茶黄色的烟盒,放在不起眼的地方。中也之前就能看见它,还看见它上面有一个红色的花朵图案,娇艳欲滴。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花,而且它乍一看就像一片血红的枫叶。那烟盒上还写着一句诗,是他凑近观察时才看着的。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他把烟盒擒在手里,轻声念着那句他不明白意思的诗,觉得这应该是什么高档的烟。那天红叶有事外出不在,四下无人安静得很。他从烟盒里偷偷抽出一支香烟时候,心脏跳得厉害仿佛是出了什么故障似的,带打火石的火机被来回摆弄了半天才哗啦一下窜出火苗,吓得他险些手下一滑把它摔到地上。

最后的结果是中也被呛得咳个不停,没吸两口就把烟扔进了马桶里,只听见一声轻微的呲啦声,随后就是抽水的声音了。他想把烟盒放回原位时才发现自己已不记得它先前摆放的样子了,不记得哪面朝上,哪头朝里了,无奈只能随意一放,祈祷不会被发现并后悔起自己所做的蠢事了。
他诚惶诚恐地设想着自己东窗事发后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最终还是等到了事情败露的那一刻,当他知道自己已经瞒不下去了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道了歉。可红叶并没有责罚他,并把那盒茶花烟送给了他,还一边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着,我们中也早晚要长大啊。中也难过得有点想哭,却还是忍住了,他把那盒写有“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烟收进了抽屉里,再也没碰过它。至于后来他知道了这茶花烟乃是市面上极廉价的烟,则是另一说了。

红叶的话竟真的灵了验,中也确实一天天地长大了。红叶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在她的栽培下,中也异能的强大与可怕之处日渐显耀起来,又在所有人意料之中地成为了组织里独当一面的人物。眉眼中的稚气如同子叶脱落,融入土壤,俯仰之间已越来越有了大人的味道。只是红叶却并未像她自己说的那般老去,虽不及从前的轻盈伶俐,却是那么气宇不凡,甚至可以说是风韵不减反增了。但生活往往不都是美好的,黑帮里的生活自然更是如此。

比方说首领把一向不合太宰中也二人凑成搭档这事儿,就好像天公不作美,偏偏要看一场好戏似的。中也第一次见到那家伙是在红叶带领的小组拷问俘虏遇到瓶颈的时候,当时就对“手段高深的太宰治”这人有种说不出的厌恶,得知自己要同他搭档时便立即去请首领收回成命,未果。无奈只得去找红叶诉苦,说自己有多么的不喜欢这个搭档,坚决不要同他共事。红叶只是无奈地摇摇头,耐心地劝他说太宰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和他好好相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红叶这个愿望终究落了空,自打那时起,中也就把“杀死太宰”归为自己的理想之一,至于其余的理想,也不过就是“永远陪在红叶身边”和“有喝不完的好酒”了。

中也的酒量并不好,沾杯就醉,醉了的滋味也不好受。他十七岁那年在酒吧被红叶叫醒时,已是醉得一塌糊涂,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酒精焚烧着,仿佛身体已经死了,意识却还苟延残喘地活着。他慢慢抬起轻飘飘的头颅,又立刻倒在椅背上,好像没有骨头似的,嘴里念叨起“混蛋太宰”之类的话来。红叶心疼这孩子,趁着幽暗的夜色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里,刚开门的时候屋里的灯都灭着,中也走进去轻车熟路地坐到了沙发上。红叶只点亮了厨房里的一盏灯,抓了一些葛花和熟决明子,煮起了醒酒茶。她时不时地看上一眼坐在暗处的中也,当看到他拿起了茶几上的酒瓶时就对他说上一句:“中也,放下它。”他踟蹰了几秒便把它搁回了原位,过一会儿又开口说道:“大姐,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你瞎操心。”红叶沏茶的手在半空中悬停了一秒,又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着:“你喝多了。”

当红叶把茶杯放到茶几上的时候,中也已经闭上眼睛入睡了。客厅的光线很微弱,那是从厨房漏出来的灯光混合着透过薄雾与窗户的月光,模凌两可地勾勒着两个人的身影。她一动不动地看着如烟的白光一点点附着在他的眉眼和发梢上,怕是轻举妄动会将轻烟拂散。一瞬间里,她觉得中也真的长大了,这是事实,谁也拦不住。于是她抿出了一个寂静无声的笑,附身吻上他沾着雷司令酒甜味的唇。






-end-

评论(1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