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山

文野/凹凸/d5


Love me,love my dog.

人们总说,有趣是媚药,聪明是毒品。我也曾寻求珊瑚拥抱鱼群,飞鸟把月亮吞咽,在夜里做几个会流泪的梦,把你藏进白日里浮肿的眼睑。后来身无分文,毅然踏进风尘磨着布料,喧嚣被鞋跟碾碎又飞舞的人群里去。我的肺叶不再新鲜如初,我的朋友们都穿着灰色的衣裤,我依旧做梦,你依旧聪明有趣,太阳依旧升起,我将在早晨不动声色地亲吻那盛着温水的玻璃杯。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