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山

文野/凹凸/d5


Love me,love my dog.

夜还长,我们再多活几个日子吧




人间值得敬畏者有三:爱、尴尬、死亡。几乎人人都是恐惧感的役畜,尤其在谈论死亡时空气往往沉重如灌满了雨水的皮球。可凡事皆有例外,太宰治就喜欢死亡(宛若追星的那种喜欢)。人们谈起太宰治其人总是说他是个怪人,如果你以为人们是因为讨厌他才这样讲,他们还会举出很多例子来证明这个观点,譬如热爱自杀云云。 


中原中也见过他在深冬之夜里顶着风抽爆珠烟的样子。有时是在街灯底下,那时候的烟与哈气就能区分出不同来,哈气是水雾,是街灯的颜色,裹挟着暖光如乱麻而沸涌;烟是固体小颗粒。白的。 


彼时的二人还算是齿少气锐,却尚值弱龄便学会了吸烟。那天晚上苦寒的风刮了整整一夜,中也拨着被吹乱的头发向他索了一支烟。太宰就是在那时候告诉他爆珠的珠子要等烟烧得只剩下四分之一再掐碎的,要问为什么那就是一个字,爽。仿佛从万年冻土里铲出来薄荷叶子被直接捣进肺泡里,透明的四肢里便呼啸了一场暴风雪(中也想,真冷,真冷啊,简直像极了太宰治其人)。当然,这么干对身体的危害是很大的,次数多了就会死掉哦。中也在静默中吸完了最后一口寒峭的烟,就把烟头按灭在街灯柱子上。一瞬间由于烟与哈气过于缠绵,二人都不能互相看清对方的脸。城市的冬夜里,幸福的人们都如鸟归巢般躲进家里,远处有些正在宿醉或是潦倒或是呜咽的人们。中也说: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说完连被苦寒吹乱的头发也没理就转身踏步隐没在整个夜晚里,让人产生他将要溺毙其中的错觉。

 

评论(7)

热度(89)